Nw BBS 壬天堂世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资料集合
查看: 3121|回复: 25
收起左侧

<上部完成,暂停更新>心跳回忆OVA完全小说版——新年的第一篇自娱之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2-9 10:5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序    曲   
                                        1
    这是曼妙的深春时节啊。
    这是蔚蓝的天空,乳白色的宛若晨雾一般的阳光,与天空下被阳光所笼罩着的一切。似乎朦朦胧胧,但其中的轮廓又是如此的清晰。
    这是一个很平常而又美好的早晨,再平常不过的一日的开始-生活,正是由这样的一次次开始而组成,所以,所能感觉到的,是平静与熟悉。
    光辉高中,一个梦开始的地方。伴随着所有的心跳与回忆,也迎来了这个美好的早晨-期待、欢笑、终结与开始、祝福与离别,当然,还有告白与伤感。

                                        2
    穿过那宽敞的校门,只能看见偌大校园的一部分,那是学校的教学大楼-左右对称、高大朴实的建筑,看上去虽然平淡,但在楼前的草地与樱树的掩映之下,显得并不平凡。
    教学楼前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其间又以一个圆形花圃为中心,组成了四块大小相近的花草带,上面种上各种草树花木,吸引来蜂蝶等花虫,又给校园带来了一丝活力。
    樱花开了,粉红的颜色满天飞舞,透着若即若离的香气,飘来的不只是春夏的讯息,更多的是人心中复杂的情感。
    “光辉高中毕业证书颁发仪式”-校门前摆着的标识板上,写着这么几个字。它预示着又一个三年的完结,又将有一批年轻人,要面对人生的新的体验。但,这毕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望着这块告示牌,年轻人们的心情所透露着的,应是更多。
                           
                                       3
    阳光一缕缕地投射到空荡荡的教室里,激起了空气中的灰尘,照亮了墙壁、桌椅、讲台,还有,黑板上那透着多少无奈的几行粉笔字:
   “再见,光辉高中!
                                             -三年A班全体同学!! ”
    往日那书声朗朗、嘻嘻哈哈、紧张与轻松、欢喜与烦恼,似乎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整齐的桌椅、尚未揭下的通知、还有,仍长得繁茂的花草。
    一切应该都一样,不管是那泛着波光的游泳馆,那曾见证了无数激烈的体育馆,还是那举行了毕业典礼的宽敞的礼堂,都是一样的。
    至少,是不变的。
   
   “就像有开始就有终结一样;
    有相遇也就有别离;
    两个人之间永远的关系;
    那究竟有多幸福呢?”
   
    光辉高中有一个传说,-在操场的尽头有一棵老树,于毕业当日,在它的旁边,由女方表白而产生的情侣,能得到永远的幸福。
    很浪漫的传说啊!仿佛是从很久以前就流传下来的。
    数十年过去了,不知有多少对情侣在这树下,找到了他们的幸福。
    只要有一对情侣在这树下互相表白自己的心意,传说之树就会新长出一片嫩绿的叶子,而且不会枯落--这神奇的传说也或许是真的吧!
    因为,此时的传说之树,已经是枝繁叶茂了。
    讲述着这传说,站在这传说之树下表白自己的心意,是需要有很大的勇气的,有时甚至要经历心灵的,真正的洗礼。
   
    “传说之树下,是属于自己心跳的回忆……”
    有点朦胧的,在传说之树下,有一个女孩的背影。
    风撩起她那柔顺的红发,阳光轻轻地罩在她的身上,海蓝色的校服边上,是充满复杂心绪的,等待。
    此时,女孩的脑海里,正不断浮现着对一个男孩的记忆。
    是谁?我们无法知道。
    因为,回答的是女孩那天使般的微笑。

                                         4
    时光飞快的往回退,我们试图在那记忆中寻找出一点关于那微笑的讯息。然而,只通过那些零散的回忆,是不能说明一切的。
    所以,让我们从五个月前开始吧。
   
   “Trrrr…~~~~~~Trrrr…~~~~”
    暮色笼罩在光辉市上空,天边的夕阳余辉下,只见一幢双层住宅楼。这是日本街道上甚为平凡的一种住房,然而,我们的故事,就是在这虽然平凡的地方开始的。
    此时,只听见阵阵电话声在傍晚的空气中颇为焦急地响着,却一直没有人接。
    “妈妈,妈妈,你不在吗?”
    诗织从客厅里跑出来,她发现正在准备晚饭的妈妈似乎没有回应,就一边张望着厨房,一边拿起了话筒。
    “你好,这里是藤崎宅……”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话音未落,便只闻话筒里传来了一句更为焦急的话语。            
    “哦……”诗织不由愣了一下,“是个女孩子……”
    “哦……藤……崎……!?”对方也愣了愣,突然不作声了。
    “嗯……这里是藤崎宅。”诗织明白了,这是个拨错号码的电话。
    “喔……对不起!……我打错电话了……!不好……我怎么搞的……怎么办!?”对方显得很不好意思,急忙道歉。但又显得很不知所措,特别是最后一句,像是在自问自答,又像是在询问诗织一般。
    “哦……?”诗织惊讶地看了看话筒,“真是有趣呢!打错电话用不着那么紧张吧!”她心道。
    “哎呀……是电话‘搭错线’吗,还是……?噢,对不起,我不是那意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就在诗织纳闷的同时,电话那头的女孩仍然为打错电话的事而喃喃自语,并且紧张的道歉着。
    “呵呵……”听着女孩有些语无伦次的解释,诗织不禁笑出声。
    “嗯……对不起……”女孩语气平静了一些,诗织看了下手里的话筒,再微笑地拿到耳边。同时好奇地问道,“你这个电话很重要的吗?”
    “不……”出乎意料地,女孩很快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但又补了一句,“虽然可以说很重要,但也可以说不重要。”
   “对不起,我无意逼你告诉我。”听到女孩的回答,诗织知道这个电话对女孩一定具有很重大的意义,她心想:“或许,这是给心上人的电话吧,只是不小心打错了,我不能过问那么多的。”于是她连忙解释。
   “不要紧!”女孩轻松地答道,但声音有点暗淡,“我……我不过想听听那个人的声音。”
   “是这样呢!。”诗织想,“果然,那是个很重要的人啊!”
   “只是一会儿也好啊!”
   “那个人那么重要呢!……”
   “啊~~~你误会了!……那个人不是我的男朋友!”女孩又忙不迭地作出解释,搞的诗织一愣一愣的。
    此时,天已经全黑了,路灯亮起来,那微黄的灯光投到地面,成了地面上的星光。
   “接到了就好呢!”诗织遗憾地说道。
   “啊??”
   “本应接到你电话的人……接到了就好呢!”
   “是啊……”

                                                                                                                  5      
    又是一个好天气啊!
    鲜艳的阳光,被毫不吝惜地照射到这世界。我们所能看到的,不正是那美好得摄人心魄的早晨光辉吗?
   “我上学了~~~~!”穿戴完毕的诗织在玄关向家人告别后,提上书包走出家门。
    但她走出门没几步就停了下来,并且回头向邻居的住宅楼张望了一下,那里,也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我上学了。”诗织对着那住宅楼二楼拉上窗帘的一扇窗子,望了一眼,轻轻说道……

好きとか 嫌いとか
最初に言い出したのは
誰なのかしら
駆け抜けてゆく
私のメモリアル
今日も鏡の前で
髪をとかして
ピンクのリップは Sweet Magic
とっておきのコロン
さ・さ・や・き
き・ら・め・き
ド・キ・ド・キ
大好き
あなただけに見つめて欲しい

(Take the Chance)
仕上げは上出来
(Tell Your Heart)
準備はOK
ステキな予感そよ風に乗せ
(Try Your Luck)
制服のリボン
(Tell Your Love)
結び直したら
今日こそ言えそう"Love me please…"

わたしのこの想い
あなたは気付いているの?
気付いてないの?
おしえてあげる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そっと机の中に
手紙しのばせ
願いを込めて White Magic
とっておきの勇気
や・さ・し・く
ほ・ほ・え・む
あ・な・た・が
大好き
熱い視線 感じるほどに
私のハート 感じて欲しい

(Take the Chance)
きっと来てくれる
(Tell Your Heart)
信じているから
この木の下で あなたを待つわ

    深秋时节,行道树上的叶子正变得金黄,落下的一层,已经铺满了路面。踏在上面只觉一阵惬意。从脚上传来的那种松松软软的感觉,会让心情轻快起来,跳跃起来。
    铺在路面上的还有那淡黄的落英,不知何名的可爱花瓣比那落叶更为精巧,更为令人从心底里舒展开来。
    时间尚早,路上偶尔有辆车驶过,卷起的气流带上路边的花叶,折射出来的阳光营造出梦一般回忆的气息-走在人行道上的诗织只管闭上眼睛,尽情享受这熟悉的清晨的气息。
    公园里,透过喷水台里那晶莹的水柱,可以看见有一对幼稚园的小朋友穿着整齐的制服、戴着整齐的制帽,在阿姨的带领下排着整齐的队列,正高高兴兴地穿过公园去上课。
    诗织微笑地看着他们,仿佛从他们的身影里看到以前的自己。
    当然,还有“那个人”。
    也许是不经意间,隔着滑滑梯和登高架,诗织看见了那棵她再熟悉不过的树。虽然不起眼,但这树至少也已经生长了20年。不是很宽大的树干上,刻着两道不是很清晰的印痕-两道印痕没有太大差别,只是高低差了5公分左右,乍一看可能会以为是正常的刮痕,但诗织总是会对那印痕以会心一笑,然后愉快地走开。
    这公园,藏着太多她和“那个人”的美好回忆,所以,每当她经过这公园,望见那各种各样的幼稚印迹时,心里就会泛起一种特别的感触,或者说是,甜蜜。
    为什么会这样,诗织自己也不清楚。她只将这疑惑放在心底,然后,仍然愉快地走开。
    诗织如往常一样,在人群中很快地找到小爱,然后一起有说有笑地上学去;古式如往常一样,依次恭敬地向认识的学长们打着招呼;优美如往常一样,与朋友们谈论着,末了还不忘对旁边正涎着脸向朋友们搭讪的哥哥好雄狠狠踩上一脚,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开;清川如往常一样,一大早跑完50公里后,接过在终点等候着的片桐的毛巾;虹野如往常一样,充满活力地来到学校,充满活力地去面对每个人;伊集院如往常一样乘坐着那加长型美洲豹轿车来到学校,在一群女生的欢呼声中闭上眼睛扮酷;镜魅罗如往常一样,在亲卫队的跟随之下,保持着那盛气凌人的姿态,快步来到学校;朝日奈如往常一样睡到近8点才起床,然后迟到;纽绪如往常一样早早地就在实验室里忙碌着,等到了上课的时间才离开-然而她经常忘记身后还有只如恐怖分子般的树袋熊,会趁她离开时胡乱摆弄实验器材,最后造成大爆炸……
    总之,在这美好的早晨,每个人的心情都应是愉快的吧!
                                                  
                            正文 上部    Think about you
                                        1
    “打错电话吗?”
    图书馆里,诗织向如月说起昨晚接到的那个电话的事,如月一边随意地搜索着书架上的诗集,一边饶有兴趣地问道。
    “是,对方是个非常有趣的女孩子。她表现得非常紧张……我感到好奇,就跟她谈下去了。”说到这里,诗织不由笑了笑,并随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厚厚的诗集,微笑地查看了下封底的借书卡片。
    “是吗?……原来藤崎同学也会看这种书呢!”
    “我第一次借的。我希望在温习之余可以轻松一下。”
    “哦……是这样的话,我一直以来原来只会懂得轻松啊!”如月微笑着说道。
    “距离考试只剩下三个月了呢!”望着借书卡上的日期,如月不禁感叹。
    “真不可思议呢!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还在修学旅行途中。”诗织这么一说,使如月“呵呵呵”地笑起来。
    “怎么了?”
    “没什么……我突然想起修学旅行的时候,藤崎同学你那班的男生遭到动物袭击的事情。”
    “哦?嗯,嗯……”
    “那个传闻是真的吗?”
    “那是……”说到一半,诗织又看了下手中的卡片,“为了当事人的名誉,我想我应该保守秘密。”
    说完,诗织脑海里又浮现起了“那个人”的身影:那个一边对自己说“你快走,我来解决”,一边冲向狂暴地冲来的怪兽的那个熟悉的身影。而自己当时心中的难以用言语来表达的感觉,让她莫名害羞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还是那种特别的感触,被诗织再一次藏在了心里。
    “藤崎同学,如果你有时间,请你看看这本书轻松一下。”走出图书馆没几步,如月从袋中抽出本书递给了诗织。
    “你一直拿着它吗?”
    “这是我生日时收到的礼物。”
    “这么重要的书,我不能借。这可是重要的人送给你的吧!”诗织从如月说这话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种温柔,于是试探性地问道。
    “不……不是……”如月连忙否认,但后来也作出了解释,“我们不过曾经一起去过图书馆而已……”
    “那……我就只借一星期。”
    “是,请随便。”
    ……“怎么了?”
    “没什么。”
    下楼梯时,诗织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2
    篮球馆里,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球与地面的撞击声,队友之间的叫喊声不绝于耳,激烈的对抗,不知疲倦的跑动,还有那飞扬的汗水与长发……没错,这是光辉高中的女子篮球队正在进行队内比赛。
    “防守,快回防!右边有空位啊!”教练一边看着表,一边大声喊道。
    “哐啷”在重重包夹下,优美仍然强行突破跳投,球在空中划出一道亮丽的弧线,然后应声入网。
    “好~~~~~~”
    “嗯!优美,你可以下去了……麻理,你入替。”
    “是~~~~~”
    在这充满青春气息的体育馆里,正坐着一个随便地穿着校服,手拿笔记本的家伙。他盘腿坐在地上,背靠着柱子,注视着场里的人的一举一动。
    这家伙,就是光辉高中以“情报员”这一外号而闻名的不可忽视的人物:早乙女 好雄。-别以为他是在学习的,此刻,他在这体育馆里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
    “二年级的学生可真轻松啊!~~~~什么烦恼也没有……一班人一起开开心心地打篮球,真是令人羡慕啊~~~~~~~!!……哦?那个女孩是二年C班的腰野吧?她变得非常可爱啊!!好!记下来记下来……哇呀!!!!”
    刚暴露出真实目的的好雄,就被一迎面飞来的篮球砸个正着。
    “好痛!你干什么啊!?”揉着脸的好雄一阵大喊大叫,向站在面前的妹妹发泄心中的不满。
    “真是没你办法啊~哥哥!你来这里究竟是来望靓女、温习、还是发牢骚的??”优美双手抱肘、一脸无奈地对好雄说。
    “嗬,你看来不知道你哥哥面对考试而不停温习究竟有多辛苦啊!”好雄再次不满地撇撇嘴,转头面向墙壁,“我要是有参加课外活动就好了!参加高中篮球联赛时大显身手,从而得到著名大学的推荐……这个计划很好吧?”
好雄的白日梦,有时也会随着特定的场合而改变内容。
    “哥哥你这三年里肯认真做的,只有‘追女孩子’呢!”早已习惯好雄那无止境的憧憬的优美,只是继续无奈地说道。
    “哦,对啊。”
    “但好像毫无成果呢!”优美坐在场边的长椅上,说出了好雄最不愿意听到的话。
    “你这个妹妹真讨厌呢!你不会同情一下为人生而烦恼的好哥哥吗?”
    “我也有烦恼的!”
    “哦??又是那家伙的事吗?他这回做了什么!?”
    “秘密~~~~”
    好雄刚想进一步询问,就被优美一阵“好啊,传得好”的叫喊声打断了。他望着妹妹蹦蹦跳跳的样子,笑了笑,随即又面无表情地开始“情报员”的工作了……

                                        3
    很快地,一天的课程结束了。游泳馆的玻璃墙反射着不再猛烈的阳光,树影也不再斑驳,而是温柔地连成一片,融住了树荫下三人的影子。
    虹野提着书包,转身对两位棒球社的学妹说道:“对不起呢!我有升学的问题要处理,所以……但比赛时,我会弄好饭盒,然后拿去给大家。”
    “是,到时,我们会帮忙的!”
    “好的。”
    “另外,你跟学长怎么样了?”
    “怎么说呢?”
    “你们没来往吗?”
    “有……我上次也去了棒球场。”虹野转过头,目光望向地面,“是那场首位攻防的天王山之战。”虹野的语气变得兴奋,她想起了那时自己大喊“打中了打中了!!下个球也拜托了”时,身边“那个人”有意思的表情。
    “不是那个意思啦!……我的意思是,你跟学长的感情怎么了?”
    “那……”虹野抬起头,看见的是学妹们的着急和担忧。
    “你还未向他表白吗?”
    “现在是重要关头……我不想他为其他事情分神。恋爱对女孩子来说也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会一直忍耐到毕业典礼才……”
    “你在毕业典礼上会有所行动吗?”
    “……这可是秘密,听说若说出来的话是会无效的!”
    “虽然,我们不知道学姐你会有什么打算,但你有决心表白呢!……女孩子可是要有勇气的啊!所以到时,请学姐你挺起胸膛向他表白吧!”说完,两位学妹就转身离开了。而虹野也转过身,向游泳馆走去,她想找清川说说话。
    刚走了没几步,她就看见清川提着书包大步走出了游泳馆,脸上的表情像是正在生气。“清川同学……”虹野想跟她打招呼,可是看见教练追了出来,叫住了她。
    “等等,你究竟有什么打算!?对你来说,这是求之不得的机会啊!”
    “请你再让我考虑一会。”清川放下书包,闭上眼睛,冷冷地说道。
    “唉……”教练叹口气,离开时向站在不远处的虹野喊道,“你劝一劝她!人生是无法回头的!”
    “啊!……”听了教练的话,虹野愣了一下,望着清川渐渐远去的影子,轻轻说道,“人生是不能回头的……清川……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呢!”
   
    美术室里,片桐在描上最后一笔后,对着自己的作品长长地舒了口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连人带椅子一起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
    画布上是一个用炭黑笔所描绘出来的健壮的背脊,那上面强壮的肌肉正显示出强有力的气势。而且,仅看到背脊,会让人生发出一种好奇心:她为什么要画这个呢?
    片桐并没有对这问题作出回答,她只是翻过身,在地上摆动着自由泳的姿势,嘴里还发着“扑哧扑哧”的仿水声。
    这,也许是一种回答,因为,片桐并不会游泳。
   
    夕阳发散最后的余辉,预示着夜晚的到来。橙黄色的光彩镶嵌在每一个事物边上,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学习与工作,正急着赶回家去准备晚上的生活。
    一辆挤满了人的忙碌的公车从桥上驶过,镜正靠在车窗前,凝视着窗外的夕阳。
    没有所谓“亲卫队”的保护,独自一人的镜面对这傍晚之前的风景,多了一丝平凡与沉静,少了几许傲慢与不屑。让人觉得,她是个很文雅温柔的女孩。
    这恐怕是很多人无法想到的,镜身上那临家女孩的气质,其实才是她真正的美丽。

    当然,一天的故事,也许是现在才要开始。

                                     4
    回到家的诗织,正静静地品读着如月借给自己的那本《日本近代诗集》。她发现有一首诗被人用红笔整齐地圈了起来,正打算进一步研读的时候,电话响了。
    “喂,这里是藤崎宅,请问你是……哦,小爱,原来是你。……噢,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嗯,是啊……明天放学后吗?……嗯,好呀!……好,再见。”
    诗织结束与小爱的通话,刚走开几步,只听电话又响了。
    可是,只响了两声,好像是被人匆忙挂断一般,电话铃声就匆匆停止了。

    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
    “这句例句里的‘那个人’,是指从头数起第三行里的主人公。之后,作者完全使用第三人称的写作方式,这是为了分别从主观和客观的角度,去描写故事里的主人公。
……换言之,由于腾出了距离,作者自己心底对主人公的感想,便可以在字面上表达出来……”语文课,老师正津津有味地讲述着课文中关于主观角度和客观角度的写作运用与表达自身感情的关系。大家都在认真地听讲着(好雄除外)。
    诗织将重要的语句记录下来以后,脑中突然浮现出昨天读到的那首诗歌:
    “就想声音交织成旋律一样;
     就像丝绸被缝制成衣服一样;
     就像蓝天里头有白云一样;
     就像水中有鱼儿畅游一样;
     就像阳光下有花朵盛开一样;
     将来
     跟我一起生活的人也会出现吧。”
    “难道,只是一首诗而已吗?”诗织想,“既然这样,为何……我还会想起那么多的……”脑海里大家的形象正变得清晰,如月、朝日奈、片桐、虹野、小爱、清川、优美、镜……“等一下,还有,还有……”诗织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人正在凝望着她,她转过脸往后张望,她不知道自己希望会迎上一道怎样的目光,“但愿是他吧!”心中有个声音在提醒着她……然而,她没有看见。
    只是错觉而已……是吧。

    “……试想想;
     我身边的那个人的事;
     我想亲近的那个人的事;
     通过互相凝望,心意相通;
     我成为新的我;
     如果那名叫‘恋爱’……”
    下课后,诗织只是坐在校园里的长椅上,一遍遍地默念着这首诗。她知道它之所以被做上记号,一定有其特殊的含义。她想清楚地探明其中的寓意,可是一直不能完全搞懂。
    已经放学了,诗织还在读着这首诗。突然,她感到视野被遮住了,忙紧张地回过头去,发现小爱正比她更紧张地缩回手,微笑地看着她。  
    诗织记起了昨天同小爱的约定,忙合上诗集,同小爱一起逛街去了。
    “……试想想;
     我身边的那个人的事;
     我想亲近的那个人的事;
     通过互相凝望,心意相通;
     我成为新的我;
     如果那名叫‘恋爱’;
     那么我。或许正在,恋爱。”
    这首诗的最后一句,是诗织一直无法理解的地方。还是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让她感到疑惑。
    难道,恋爱,就是这样的吗?                 
                        
                                                                                                  5
    游泳馆内,时钟正显示着“2点10分”,早已是放学的时间了,可仍有一个人在努力地训练着。
    那个人,就是光辉高中的明星之一,有着“超越高中生的体力和实力”的游泳选手——清川望。
    训练量的问题对她来说并不算问题。每天晨跑50公里的习惯使她足以适应任何强度的训练,—只是,自己一人,在做着这种普通的额外训练,是为什么呢?
    在游了最后一个来回后,清川停了下来,整座游泳馆也因此立刻变得寂静。
    清川仰面躺在水面上,多年的与水相伴已使她的身体适应了水的浮力,而且躺在水面上那种轻盈的感觉,令她仿佛置身云端,她喜欢这样。
    顶棚的灯架里正发着一排排柔和的白光,照亮了馆里的每一个角落。灯光投映到水面上,由一排排变成一块块,也让各泳道间的间隔消失了,游泳池也变成了一方海面,泛起层层波光,还有无声的波浪。
    望着那些灯光,清川的心境也同此时的游泳馆一样,无声无息。她试着让自己去想些事情,可脑海里还是一片空白。
    “我为何这般冷静?”
    “因为我喜欢游泳?”
    清川发现自己的影子被拉得长长地,在池底移动着。她惊讶自己发现了身后的事物,而她的耳边,也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给!”
    离开泳池,清川看见了虹野手里的大毛巾,还有她那阳光般的笑容。
   
    “你突然来这里,有什么事?”
    “因为我看见你来这里,所以……”
    “…………”清川喝了口水,没有说话。
    “你拒绝了推荐吗?”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运动能产生自我满足感,但体育比赛却不能。因为……游泳选手的运动寿命很短呢!”毛巾遮住了清川的脸,让人看不见她的表情,只听她继续说道,“我想成为实业团的选手啊!……但是,我不知道自己在过了20岁以后,是否还能继续游泳……也不知道是否还会继续喜欢游泳……哦?”
    清川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她转过头一看,发现是片桐穿着泳衣,正向她走来。
    “呃……Hello,你好,我……”听见这扭扭捏捏的声音,不禁会让人怀疑这是否真的是片桐。而片桐脸上那万般不情愿的表情,会让人觉得她是被威吓着踏进游泳馆的。
    “片桐同学?”虹野叫出声来,她对一向与游泳绝缘的片桐会来游泳馆很是惊讶。
    “咦,你们认识啊!”
    “嗯,文化祭时,我看过她的作品。但……片桐同学,你为什么来这里?”
    “你是来学游泳的吧?”不等片桐回答,清川便站起身,放下毛巾,问道。
    “哦……我……我果然……不像是会游泳的啊?”片桐脸上的不情愿变成了尴尬,她有种想逃跑的冲动。
    “呵呵,既然你来找我,那我就好好教你吧……来!”说着,清川就拉起片桐的手,带她到游泳池边,然后将她一把推了下去。
    “Wait……等一下……Wait……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哎呀呀~~~~~”
    惨叫声之后,是一阵扑腾的水声,被推下水之后,作为初学者中的初学者,片桐尝到了游泳课逃课的恶果,“Help……HelpMe!Please……救我!!~~”片桐一边继续扑腾着,一边发出比刚才更加夸张的求救声。
    “片桐同学……没问题吧!?”虹野紧张的跑到池边,对在一旁袖手旁观的清川问道。
    “这水……不浸没过头的!”
    “哎!?”听了这话,片桐停止了扑腾,然后她发现,自己一直都是跪在水里的,所以水才会那么“深”。
    “唉……”清川和虹野同时发出了无可奈何的叹息。
    “哦……呵呵……呵呵呵呵呵~~~~”同样无可奈何的片桐,只好通过招牌笑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了。
   
    “哦……那个女孩是……”笑声中,清川瞥见了从馆外走过的两个女孩,“没有胜算啊!……”望着一个红发女孩的背影,清川只能用微笑来掩饰心里的复杂感。
    “没有希望啊,因为,有她在……”
                                      
                                       6
    放课后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
    日本的高中,可以说就如中国的大学一样。不管是规模也好,建筑也好,水平也好,都有一定的可比性。
    当然,高中生活绝不仅仅只是这些,最为多姿多彩的,应该是那些五花八门的社团组织吧。正因为有了它们,那高中生活才多了许多色彩与回忆。
    换成是你,你会选择什么样的社团呢?

    是充满激情的足球社、棒球社、篮球社、网球社;还是富有艺术气息的美术社、文学社、话剧社、音乐社;又或者是……?
    面对那么多的选择,而只能从中挑出一个,你一定会很难决定吧。
    当然,如果有“她”在,那么这决定就会变得无比简单。

                                     7
    篮球队每天都在紧张地训练着,为了备战即将到来的全国赛预赛,大家都尽着最大的努力:一年级的队员为了获得上场时间而努力,二年级队员为了取得比去年更好的成绩而努力,而三年级队员则是为了给自己高中生涯的最后一次大赛留下美好回忆而努力——总之,各人怀着各自的目的,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斗着。
    作为二年级生,优美此时的心情却颇为复杂。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虽然可以向哥哥倾诉一下,但她总觉得有些别扭,所以就只好将心中的烦恼作为秘密掩盖起来,等到他毕业那天再对他说。
    “好,传得好,就是那样~!……不可以放松,要盯紧啊!”
    “优美,你入替。”
    “是!”
    “既然决定了,就要好好去完成。”一年前,刚加入篮球队时,教练就是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开始第一次训练的。而真正让优美记住这句话的,还是作为篮球部学长的他。
    那时优美还完全是个篮球盲啊,加入篮球部完全是他的缘故。对于喜欢摔角的优美来说,篮球简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当初哥哥带她去观看他的比赛时,她心里还千百个不愿意。
    “走啦,很好看的!”
    “不要,我还不如去看摔角比赛呢!”
    “……今天参加比赛的可是你哥哥我的一个好哥们哦……就是经常打电话来家里的那家伙啊!你一定也有听过他的声音吧。”
    “那……又怎么样?”
    “你难道不想见见他吗?他以后可能会成为你的学长哦!……还有,优美,你忘了吗?上回的摔角,我可是胜者哦!所以你得服从我的命令~~~~走啦~~~~~”
    被好雄死缠烂磨带去观看比赛的优美,永远忘不了当时看见篮球场上的他时,心里的那种仰慕的感情。就在那一刻,她决定加入篮球部。
    有时侯,优美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身为运动白痴的哥哥会和他是那么好的朋友,不过,只要他和自己是好朋友,那就足够了。   
    加入篮球部以后,正如优美所愿,他的电话渐渐多起来了。她明白这其中多半有哥哥的功劳,只是她总担心哥哥会跟他讲些乱七八糟的话,所以每次哥哥接到他的电话时,优美总会将话筒从哥哥手中抢过来,然后哈拉上几句,即便他不是为了找自己。
    “只要听到声音,就足够了。”
    优美渐渐明白自己心里那复杂的感觉是什么样的了……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他就要离开这所学校,就要离开自己了。而自己还只是一个二年级生而已,根本无法做什么可以令自己觉得安心一点的事情,每天在篮球馆里的碰面,变成了她一天中最难熬的时刻。
    “是舍不得吗?还是……”中午时分,优美站在传说之树下,抬头看着那茂盛的树冠,心中默念道,“我要……向学长……”
    那时的优美,好像真正成熟了。

                                      8
    “不行,太多水花了!”
    游泳池里,清川正严格地监督着片桐的姿势和动作。
    “呼~~~~~~~~!”
    “进步很多了!”
    “还有30秒!”
    “片桐同学,加油!”
    “呼~~~~~~~~!”
   
    “原来,水的感觉就是这样。”
    小时候,不知何故,片桐对水总有一种陌生;或者说是,害怕。她不敢下水,甚至于站在海边时,腿都会发抖。为此,伙伴们没少嘲笑她。
    其实,一直以来,片桐被嘲笑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她的发型,二是不会游泳。
    随着年龄的增长,有很多事情都被忘记了,性格使然,不愉快的事情在片桐脑海里并不会呆上很长时间。所以,她一直也都是开开心心地生活着。
    长大了,被嘲笑的次数也少了。
    有一天照镜子时,片桐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发型挺漂亮的。
    但有一天,片桐更为惊讶地发现,自己对水的恐惧感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变得更深了……这令她很是担心——上了高中以后,可是有游泳课的呀。
    担心归担心,片桐也没有办法去解决,所以在遇到游泳课时,她就采取了最直接的办法——逃课。
    由课前请病假到课上光明正大地溜走,这程度的变化并未经过多长时间。而且,老是逃课的片桐也并没有被发现,于是,有一次,她觉得有些不安了。
    “我想,还是去上一节吧!”
    但当她真正地站在游泳池边的时候,心里的害怕使她无法跳到池里去,连移动一步也不行。可耳边老师的哨声正催促着她,她只觉得脚底下一阵绵软,眼前的水好像正在张牙舞爪一般。“打死我也不会下水的!”她对自己说。
    后来,她靠装晕解决了问题。
    再后来,游泳课逃课的轮回开始重演。
    片桐其实并不想这样,她并不想一辈子都学不会游泳。而更重要的是,她担心被“那个人”发现自己的这一秘密。
    然而,她的担心还是变成了现实。
    一节游泳课上,她像往常一样从游泳池边蹑手蹑脚地来到体育保管室后面的角落里——那是她一直以来在逃课以后所去的地方。
    正当她坐下来,准备闭目养神之时,她看见了一个足球慢吞吞地朝自己滚来。
    “糟了,会被发现的!”从未遇到这种情况的片桐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她还未在心里编好逃课的借口,然后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接着,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彩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啊?……呃……我……怎么是……”片桐抬起头看见他时,只觉脑袋里“嗡”的一声,然后心“扑通扑通”直跳,“完了,被发现了!”她心说。
    “彩子……你……游泳课逃课哦!”他看着满脸通红的片桐和她身上的泳装,好像没有觉察出什么异样。许久才冒出这么一句话。
    “呃……我……那个,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啦!呵呵……”
    “是吗?”他满脸疑惑地问道。
    “嗯,是的,没错!”她口气坚定的回答。
    “片桐彩子~~~~片桐彩子来了吗?她在哪里?”远远地传来老师的声音,看来就在附近。
    “拜托拜托,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在这里。我……”片桐脸色一变,急忙拉着他的手请求道。
    “啊,嗯。我知道了,那个,你身体不舒服是吗?要不我送你到医务室去吧!”
    “不用不用,我坐在这儿休息一下就可以了,你不用管我的!”片桐只觉一阵难堪,她觉得时间好像停滞了一样,“再这样下去,我可就……”
    “真的没事吗?那……我走了。”
    “嗯,再见。”
    望着他拿起球离去,片桐长舒了一口气,但,双颊仍然红得发烫。
   
    那以后便到夏天了,片桐正打算过一个只有阳光,没有海滩的暑假,谁知暑假刚开始,他打来的第一个电话,竟是约她到海边去玩。
     “OK……好啊!”
    当时,片桐答应得很是干脆,到挂上电话以后却不禁后怕。
    “我这是怎么了?……去海边,不就铁定出丑了吗?”
    想归想,她并没有向他打个电话解除约会的意思,这令她奇怪不已。
    同时,心中的那种盼望,突然使她觉得,去海边看看,应该也不错。
    到了约会的那一天,片桐早早地就来到了海边。阳光很是火辣,海面上一片波光粼粼,就像一块镜子折射着耀眼的光芒。
    “要是把这当作画画的素材,也不错啊!”
    片桐第一次,对于海,有这样的感觉。

    没过多久,他来了,并且已经找好了遮阳伞。两人换好衣服,打开伞,坐下来。
    “今天可真是凉爽啊!”片桐装作随意地说道,然后偷偷观察着他的表情。
    “是吗?我觉得今天挺热的哎。”
    “……会吗?”
    “嗯,我们去游泳吧!”
    “哦……那个,我,我突然觉得有些冷,所以,我想就先这样坐在沙滩上就可以了……你先去游泳吧!”片桐撒了个很没水平的谎,因为此时,沙滩上一丝风也没有,而她自己也正热的浑身是汗。
    “有谁一边说冷还一边汗流浃背的吗?走吧,咱们去游泳啊!总不能在这海滩上静坐吧!”他显然不吃她这一套,拉起她的手往海边走去。
    “呃,Wait!等一下,我,我这汗不是热出来的啦!这是冷汗啦!”情急之下,片桐说漏了嘴。
    “彩子,其实你不会游泳吧!?”
    “我……”
    “嗯?”
    “对啦,我一直以来,都很怕水,所以我……不会游泳。”
    “是吗?所以你游泳课才逃课的?”
    “因为……我怕自己长这么大了还不会游泳,会被人笑话的嘛!”片桐觉得,自己最为担心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不会啊,有什么好笑的?”
    “哦!?”
    “每个人都有自己最不擅长的事情,这没什么可笑的。”
    “…………”
    “而且,如果是彩子的话,我相信你,一定能学会游泳的!即使是现在开始学的话……一定能办到的!”
    “Really?”
    “是,是真的,我相信你!”
    “那我……那么我就……”片桐尚还记得当时心中那惊喜和感动的感觉,她如释重负,她觉得一直以来自己对水的恐惧好像在刹那间,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怎么了?”
    “我,我现在,挺想和你一起去游泳的呢!”
    “……那就走吧,我可以教你!”
    “……”片桐不好意思地摇摇头,她抑制住兴奋的心情,同时决定:要在毕业前学会游泳,做到可以和他一起,在海里尽情地畅游。
    这些,就是发生在,高中时最后一个夏天的故事。   
                                   
                                     9
    时间尚早,街上到处都是刚放学的学生。而因为是周末,所以出来逛街的人也特别的多。Coffee Shop前,CD行里,精品屋内,都是一派热闹的景象。
    诗织和小爱来到了购物街,两人将这里的小饰品店、洋装店、甚至商店橱窗都搜了个遍,最后在快餐店购买了两份套餐后,来到了附近的公园。
   
    “谢谢你,诗织。”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小爱说道。
    “哦?为了什么事呢?”诗织疑惑地望着小爱,作为她最好的朋友,诗织已经习惯了为小爱解决问题和分担烦恼。
    “我觉得诗织你让我改变了少许。”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呢?”
    “在二年级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啊……”小爱闭上眼睛,似在回忆,“如果没有诗织你支持我,我也一定不会和男孩子一起去玩耍……”

     小爱说的,是一年前的事,那时,是情人节。
    “小爱,小爱,你怎么了?不是已经说好了吗?”
    “但是我……还是觉得不好意思,我还是……不去了!”
    “你在说什么啊?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哦!你要提起勇气啊!”
    “诗织……你可以帮我把这个交给他吗?就帮我一下嘛!”
    “那就没意思了啦!我会陪你一起去的,你放心!”
    那时,小爱想将巧克力送给他,但天生的对男孩子的羞怯使她无法亲手将巧克力当面送给他。于是,她找到了诗织,想让诗织帮自己一个忙。
    “既然要送巧克力,那就应该亲自给他才有意义啊!如果让人代送,那你的这份心意是无法传达给那个人的!”
    “是吗?……可是……他并不认识我……”
    “走吧,我介绍你们认识不就行了?很简单的,不要害怕!”
    于是,在诗织的鼓励下,小爱第一次近距离地与那个人见面了。
    “你好……我……我叫美树原 爱……我…我想把这个……这巧克力……给你……”
    小爱尚还记得自己当时那细得连自己也听不清楚的声音和脸上不断泛起的红晕,而因为只顾着低着头看地面,小爱并不清楚接过手上的巧克力时,他脸上的表情。她只觉得心跳得厉害,再差一点点就会蹦出来似的。
    “做得很好喔,小爱!”
    事后,诗织很高兴,她发现,小爱变得开朗了许多,至少,不会像以前那样,一见到男孩子就脸红,然后躲得远远的了,“这可真好啊!”诗织只是觉得这对小爱来说,总是一件好事,不管是以后的工作,或是生活,小爱都必须去面对自己性格中的软弱,而能尽早克服这一点,当然是最好的。
    “呃……”小爱回过神来,深深地看了诗织一眼。
    “哦??”
    “……我没事。”
    望着沙坑里那些正在尽情玩耍的孩子们,小爱若有所思。
   
    同样地,望着沙坑里那些尽情玩耍的孩子们,诗织又看见了自己小时候的影子——大约十年以前吧,自己也是经常在那沙坑里玩的,和“那个人”一起。
    “还记得吗?我们小时候经常在这公园里玩的。”
    “是啊……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和诗织就渐行渐远了……距离拉大了呢!”
    “那……是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开始不在一起玩的呢?”
    “呵呵……我不记得了,好像是从国小开始的吧!”
    “那……我们以后可不可以……再像小时候那样在一起玩呢?”
    “什么?”
    “哦……没什么,我们……回家吧!”
    诗织吓了一跳,她突然发现那次在公园里约会时,自己不知不觉中说出了心里话。当时“那个人”没什么反应,大概是没有听清,可她可是脸红心跳了好久。
    “还好,当时他没有发觉……”
    “但,我们之间的距离……真的渐行渐远了吗?我……不希望……这样子啊!”
    毕竟,无忧无虑的孩子们,是不懂得所谓“保持距离”和“流言蜚语”的。
    想到这里,诗织若有所失。
   
                                     10
    夜幕降临了。
    CD音响里正缓缓地流出肖邦的钢琴协奏曲A小调那低沉雍容的乐声,那乐声盈满了整个房间,而诗织正在这乐声之中写日记,这是她自国小以来养成的习惯。
    欣赏古典乐,是诗织的一大爱好。她陶醉于古典乐所能营造出来的那种典雅氛围之中,同时,心灵还可以得到最大的放松和升华。
    对于有些人来说,去听古典音乐会可算作是附庸风雅,而且觉得无趣至极——在诗织周围的同学当中,喜欢去听古典音乐会的并不多:与其坐在那沉闷的音乐厅里花上几个小时的时间睁一眼闭一眼地睡觉,还不如去体育馆里感受“巨星演唱会”的那种令人疯狂到尖叫、雀跃、甚至痛哭的过瘾感觉。
    正因如此,当“那个人”与她谈起有关古典乐方面的事情时,她很是惊讶:原来他对古典乐的了解竟有这么多啊!看着他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作曲家的生平、曲子的创作过程、每首曲子的特点这些旁人看来仿佛天方夜谈的东西时,她不禁会心一笑,然后和他一起到音乐厅里欣赏BNM交响乐团的音乐会。
    此时音响里的那盘CD,正是一年级时,“那个人”送给诗织的生日礼物。
    “哇~~~是肖邦的钢琴曲专辑!这是我一直想要的,可是找了很多地方都买不到!”
    “喜欢吗?我知道你对肖邦的作品特别感兴趣,所以就买了这个送给你……你喜欢就好了!至于我在哪里买到这盘CD的……那是秘密,就不告诉你了。”
    “谢谢你!”
    “呵呵……你喜欢就好了啦!”

    “我觉得诗织你让我改变了少许。”
    回家以后,诗织一直回想着小爱的话。一方面,她欣喜于小爱的性格有了改变,并且理解自己当时的决定;而另一方面,由小爱的话,诗织想到了自己。
    “对不起,我还没有准备要同男孩子交往。你的心意,我非常高兴。”
    三年来,自己曾无数次的这样拒绝了向自己表白的男孩。一开始,是出于自己的真心,她只想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中,并不去想这些事情。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诗织渐渐感到,不断拒绝对方的表白已经令自己变得有些麻木,她惊讶地发现:自己已无法了解心中的意愿到底怎样。
    有一天,也是在写日记的时候,诗织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样几个字: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
    “到底……是什么?”
    “我……不明白啊!”
    诗织莫名地感到恐惧,这个自己从小到大再明白不过的词的意思竟然一下子模糊了起来,她着急地向妈妈询问,希望获得一个准确的答案。
    “这孩子,怎么头脑突然不灵光起来了呢?”妈妈笑着说,“青梅竹马,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最好、最好的朋友啊!”
    “最好、最好的朋友?”
    “是啊,就像你同隔壁家的那个……咦,诗织,你怎么哭了,没事吧?”
    “…………”
    诗织又一次为自己的麻木而伤心不已,虽然看上去好像都是如此,但实际上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可能……无法挽回的变化。
    “怎么办……要怎么才能使自己的心……”

    月色渐浓了,月轮只是静静的挂在天上,那银白的光芒在一片漆黑的天空里显得格外耀眼。月晕结成了很大的一个光圈,而从中投射出来的月华带着一点虚无缥缈,洒向身下那经历了一日的喧嚣之后渐趋平静的世界。
    深秋时节的夜晚,总能带给人许许多多的遐想。
    当然,每个人的遐想大都不同,生活不一样,所要烦恼的、操心的,也不一样。
    有一边织毛衣一边望着月亮发呆,结果织出三只袖子的;有为了争看摔角或是演唱会而在电视前上演摔角比赛的;有同自己的宠物狗玩耍的;有为了“家庭安全”而监督实弓单演习的;有不可思议地制造出一只“足以征服世界的”人型机兵的……
    那样的生活,似曾相识,却又不可思议——各自,有不同的想法。
                                                      (待续)

[ Last edited by 雷鸣 on 2005-2-19 at 15:00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9 10:55: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的文章哦~又勾起我高中时候上课偷偷玩心跳口袋版的美好回忆~
朝日奈夕子~偶的最最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2-9 11: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哎~~~其实我的文笔并不好,只是喜欢而已,所以就说是"自娱之作"了.
所以,让看过OVA的回忆一下,让没看过的,娱乐一下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9 12: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最喜欢PS的心跳1外传系列的最后一作,起程之诗,感动呀感动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9 21: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楼主原创咯?加油写吧,过几章加精华吧

偶以前有段时间玩《心跳回忆》蛮疯狂的- -

一直想追镜魅罗来着,不过好像就出来过1次-0-

追到过诗织、彩、如月、望,还有那个兰色头发的叫什么来着。。。名字里好象有虹吧,记不清楚了,毕竟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

记得第一次玩没有任何技巧可言的时候,玩到后来每个女孩头像边都有炸弓单,那叫一个不爽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9 22: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虹野沙希








































偶的最爱~~~

[ Last edited by HDXY177 on 2005-2-9 at 22:07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2-10 18: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更新~~~~完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10 21: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OVA里值得YY的情节不少~
大部分都是游戏里的特殊事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11 23: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GBC版连续三次跳记录导致精神半崩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11 23: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打完才是王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2-12 16: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得看玩什么版本的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12 17: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喜欢看OV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2-13 12:56: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次更新~~~~完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13 13:27:35 | 显示全部楼层
OVA是以诗织为主线的,其他人的描写不是很多,比如我喜欢的片桐,才游泳和送画两处有对话T_T
楼主不妨在其他配角的过场动画里增加点YY的内容~也算是一种创新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2-13 14:53:56 | 显示全部楼层
YY的内容是吗?……其实已经在尝试着一点一点地增加了,但好像效果并不是太好。
当然,在以后的更新中会注意的!毕竟一快开学,现在写作的时间越来越少……
总之,争取在20号开学前完成上部的写作,请大家多多支持~~~~~~
毕竟,自娱是一种美德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13 16: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毕竟玩了游戏后再看OVA难免会有许多想法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2-14 20: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次更新~~~~~~~~~~~完毕!
应美奈子的要求,增加了不少值得YY的内容。其中多为自己的想象,也有游戏中的剧情。不过,由于本人的文笔实在有限,所以YY出来的文章水平也就一般。请原谅,也请继续支持,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2-14 20: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P.S.:在更新文章的时候,偶的心里一阵酸涩……
   唉,偶的高中生涯的第二个Valentine Day就这么过去了……为什么游戏和现实生活就差了那么多呢???偶郁闷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5-2-14 20: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P.S.(2):说起来,OVA里值得YY的地方真的是好多啊!
所以,偶要化郁闷为力量,将全身心滴投入到YY与ZY的事业中去,为我们的YY与ZY事业尽自己滴一份力量~~~~~~~~
(两眼浮出火花的单身ZT飘过……然后华丽地撞到电线杆上,再被电线杆上落下来的鸟蛋爆头,最后被众人踏上N万只脚……)

以下省略,完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5-2-14 21:5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光辉高中二年K班?

原来这也是YY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Nw壬天堂世界 ( 京ICP备0502208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1397号 )

GMT+8, 2019-11-18 03:47 , Processed in 0.034616 second(s), 3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