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w BBS 壬天堂世界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资料集合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天龙九卦
收起左侧

[文艺创作] 【原创同人】《决斗者:寻影》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23:3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天龙九卦 于 2019-8-1 23:51 编辑

第十一幕 鼓掌


0)

察觉到自己似乎过于简单地适应了如今的生活,王陵也不禁有些诧异。同时他也诧异地发现自己亦是许久未再去线下打过牌了。
毕竟周末对于补课教师来说,才是一周之间最忙的两天。
躺在床上的王陵盯着天花板上的裂纹,决定明天趁着下午去牌店看一看。如今已经是四月表的新环境,随着石蒜花惨遭禁止、蜂兰蝎直接限制,王陵本人极度反感的植物FTK彻底告别环境。
同时,更令他有所想法的是影依卡组的核心大哥之一——神影依•拿非利在经历了十二个卡表的环境浮沉后,终于得以缓和成为限制卡。
在卡本中蒙尘了整整三年之久的卡片,也终于可以拿出来了。


1)

王陵从梦中惊醒,汗湿透了衣服。
回家时走到半路就遇到了夸张的暴雨,被浇成落汤鸡的王陵回家之后匆匆洗了个澡就趴进温暖的床上休息了。但也许因为着了凉的原因,后脑的伤处一直隐隐作痛,觉也睡得很不安稳。
梦中的自己被魔鬼所附身,在某个夜里化身为厉鬼,无尽地追逐着一个影子。那影子如同鬼魅,自己无论如何都追不上它。
终于,在黎明升起之时王陵追上了那个影子,就在那时那黑影回头,露出了面容。
那是张仿佛被强酸浸过的伤痕累累的脸,但王陵绝对认得这张脸——
因为正是他自己。
没有听清那嘴唇鼓动间是在发出什么声音,王陵就已经被吓醒,他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脸,确认着自己至今仍旧安然无恙。确实无论如何,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希望自己的脸会像梦中的那个样子。在枕头下摸索着手机,窗外起着很大的风,在这个季节的晚上穿堂风吹过房间有些过于阴冷。
点亮了手机屏幕,4:33分。
把手机塞回枕头下,王陵侧着身子躺下,重新审视起自己这段时间的生活。尽管不太想承认,但自己最近远离了决斗怪兽确实和公勋在决赛中的言行给自己造成的打击太大而有所关联。公勋的样子,才像是自己理想中的职业决斗者:废话不多但往往一针见血、拥有超强的决斗水平以及仿佛拥有命运加持的神抽力。
与他相比的自己,确实如砂砾于汪洋。
大学时教育心理学的老师曾经说世界上没有哪门职业不需要厚积薄发,没有长时间的经验积累,便无法将一门工作做到极致。因此他非常反对将应届毕业生直接放在一线教学岗位、尤其是应考生的班级之中,认为那是对学生的极大不负责。
那时王陵觉得无非是老一辈教师与年轻教师之间的代沟,成长的时代不同才决定了他们不同的视角。可直到初窥上位选手的真正实力后,王陵才体会到了理解之间的鸿沟。
号称拿下十二次大赛冠军才算出师的公勋……以如此姿态碾压着自己的,只是那十二次冠军中的一次。为了这十二次的冠军,公勋又日复一日地练习了多少次呢?
王陵翻了个身,每当想到与卡牌相关的事情后,就愈发地难以入睡。
与方舟也足月没有再见,虽然加了联系方式,但实际上两个人的联络仅限于几条短信为止。王陵也清楚高中生活到底有多忙碌,牌友仅仅是牌友,他还是学生、同学、儿子抑或是什么人的恋人。强占他人的课余时间向来是可耻的行为,年少时饱藏被拖堂之痛的王陵向来如此认为。
就这么脑子乱乱地趴在床上,看起来指望明天自然醒是绝对不可能了。王陵重新摸出了手机,眯着眼睛定了个闹钟。又点开了微信朋友圈,只有自己大学时的导师每天睡前惯发的鸡汤文字。
“高度自律的人早起早睡,在其他人赖床的时候准备好了精美的早餐,又在别人熬夜玩游戏、追剧的时候养足了精气神;他们勤于锻炼,敢跟枯燥无趣的生活死磕,所以才有了马甲线和腹肌、有了学富五车、有了一路绿灯的快意人生。从每一个当下开始,日积月累,就会成为别人仰望的传奇人生。”
王陵苦笑,在导师眼中什么样的生活才算是足够自律呢?他所认识的同事们有的为应届艺术生突击补习文化课到每天半夜才结束、有的结束了白天培训班的工作后还要去跑两三节的私教、甚至就连赵未依——那个对自己有点过分关注的总务老师——还兼(这里莫名被敏感词了)职着给初中生补习英语来补贴家用。
在这个营销恐慌的年代,为了生存都不遗余力的人们既没时间管自己是否“自律”、又没机会从高度紧绷的生活中逃出来。
也正是因此,大家才会喜欢决斗怪兽吧。
上次比赛后那些莫名的幻听与离魂一样的古怪状态,王陵自己尝试着像中二少年一样在心里表现出奇怪的话语,也如投石入海,再无反应。他曾经回去咨询过当初的主治医师,得出的结论那多半只是自己当时过度紧张而出现的一些正常反应,末了他还给王陵开了两盒名字一长串的药治疗伤口处的头痛。
“但愿能起来吧……”王陵哼哼了这么一句,又多定了个闹钟,把手机塞回枕头下,闭上眼睛,尽量甩去那个梦魇。
没过多久屋里就响起了呼噜声,远方天空亮起,却染着一层沉重的铅灰色。不久之后,窗外雨声骤起。


2)

方行走出高铁车站,雨后清晨的冷冽空气将他几天来的疲惫一扫而空。算不得熟悉的街道上车流穿涌,方行掏出手机,看着那条编辑好但还未发出的短信,深呼吸两口气,按下了发送键。
没有二十秒,电话就拨了回来。
“你什么时候到的侯城,”熟悉的女人语气冷漠,方行甚至觉得自己仿佛是她工作的一部分,“你应该早点联系我的,这样我这面时间也好安排。”
“不方便的话……就算了。我在侯城不会待太久。”方行犹豫地说到。
“我的意思是你还是那么想一出是一出,”她的哼声有一种长久以来的不满,果断说道,“下午两点到晚上十点之间,来我公司找我就行,还是我以前给过你那个地址。我还在工作,有事下午再说。”
“好的。”他应到。
“注意安全,别忘了去年十月份那次。”她说罢便挂断了电话。
去年十月份那次……方行苦笑,那次她接着出差的功夫去魔都看自己比赛,结果自己不仅输了,赛后因为又要赶招待会与通告,导致两人最后连一面都没见上。结果是一气之下她半个月没再给自己打过电话。
决心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见上一面,方行环顾火车站的四周,走向地铁的入口。
市体育馆……在自动售票机上寻觅了一番,方行找到了目标站,塞了两枚硬币进去。车票从出票口掉下,方行拿起车票,走进地铁站。


3)

今天尚不是工作日,王陵本都做好了去牌店里边和?聊天边玩上几个小时手机的心理准备。但他走到街对面时,就透过玻璃窗发现?的店里黑压压的一片人影。一开始王陵以为是街边大树的倒影给了自己某种错觉,走近后才发现卡店里真的站满了牌手。
没错,站满,绝大多数人都围着最中央的那个角落站着,拥挤而肃穆。隔着一层玻璃门都能感觉到,卡店里几乎没有声音。
“什么情况?”王陵一边嘟哝着一边推开门,探头看向黑压压的人群。
没人回答他的疑问,屋里的气氛凝重,除了些微粗重的呼吸声之外只剩下陈国栋玩手游时传来川澄绫子的声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被围起来的那桌之上,就连过往诸多店赛的决赛也从未享受过如此规格的围观待遇。
是什么人来了吗。
王陵简单分析一下便得出了如此结论,但一时也想不到是什么样的人物能产生如此效果。
侯城口碑最好的韩冰今天应该还在上班,而且韩冰周末从不缺勤,有心与韩冰打牌的牌手找个周末到店就行。除了韩冰之外的牌手,又没人有如此的号召力,能让一众牌手们在工作日就齐聚牌店。
“谁来了啊,”王陵放弃越过一片人墙去寻找答案,索性坐在前台旁边的位置,向着正在对付魔神柱的陈国栋问到。
“你不知道吗?”陈国栋抬起头,疑惑地看了看王陵,那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完全与时代脱节的人,“朱凯明今天下午在我们店里进行决斗见面会啊,周末他比赛之前要在侯城所有店都举行一次决斗见面会来着。”
朱凯明这个名字对于国内所有决斗怪兽参与者来说,都堪称是如雷贯耳的级别。而他本人亲临牌店和一般牌手决斗,确实难免引起如此轰动。
虽说在一干职业牌手之中,王陵唯独对朱凯明最不感冒,但当本人就距离自己咫尺之遥的时候,王陵也不想错过这近距离见证职业决斗者风采的大好机会。
但人堆拥挤,王陵无奈之下只能冒着被?嘟囔的风险用手一撑,从两张矮桌上翻了过去。在一个能够看到牌桌的位置上站定的时候,王陵扭头看了眼吧台,?低头看着手机,似乎并没发觉王陵的所作所为。
心中长出口气,王陵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牌桌之上——被众人紧紧围住,正在与朱凯明决斗的正是唐晓澜。
也是有段日子与唐晓澜未见,他自从那时起就没剪过头发,原本就不短的头发现在几乎披肩有余。如果不是唐晓澜还是与那时一样使用着全侯城市独一份的龙剑士卡组,王陵都有些不敢确认。
而坐在唐晓澜对面的就是曾经只存在与镜头那边的国内顶尖职业决斗者朱凯明,他今天穿了一身利落的短袖,把摘下的墨镜挂在领口,面带微笑,脸上似乎也化了一层淡妆。但他的眼神却严肃而锐利,他的眼神几乎很少看向唐晓澜本人,更多是注意着他的手牌与场上怪兽的位置。
赶早不如赶巧,这场决斗才刚刚开始,由唐晓澜拿下先攻。
“愚蠢的埋葬发动,”唐晓澜起手便是将限制卡拍在桌上,确认了朱凯明没有连锁后从卡组中堆下限制卡继续操作,“从卡组中将霸王眷龙•暗黑亚龙送入墓地。因为我场上没有怪兽,墓地中的暗黑亚龙发动效果,将它从墓地中特殊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暗黑亚龙发动效果,从卡组中检索霸王门•零加入手牌。”
对于有了银金天使加成后的灵摆卡组,只要能够做到暗黑亚龙初动,便很容易使用灵摆召唤来一口气调度大量怪兽进行作战。
“设置龙剑士•光辉星•灵摆与解放之阿里阿德涅作为灵摆刻度,光辉星•灵摆发动效果,将它破坏,从卡组中将另一张解放之阿里阿德涅加入手牌。之后解放之阿里阿德涅发动效果;C2连锁手牌中宙读之魔术士发动效果,宙读之魔术士从手牌之中特殊召唤,从卡组中检索第三张解放之阿里阿德涅加入手牌、接着向你展示两张神之宣告与一张神之通告,你从中选择一张将它加入我的手牌。”
“神通吧,还是。”朱凯明仿佛见识到很新奇的战术,笑着回答到。
“好,”直接检索到了神之通告,尝试以简单粗暴的强力卡片来进行控场,是唐晓澜的一贯思路,“宙读之魔术士与暗黑亚龙为素材,Link真炼装勇士•银金公主。银金公主Link召唤成功时发动效果,从卡组中将异色眼革命龙加入额外卡组。设置第二张解放之阿里阿德涅,银金公主以阿里阿德涅为对象发动效果,将它破坏,之后从额外卡组中将革命龙加入手牌。银金公主效果C1发动;解放之阿里阿德涅效果C2发动、我给你展示神之通告、神之宣告、神之宣告三张卡片,你选其中一张——”
“神通。”朱凯明打断唐晓澜直接选择到。
“C1处理银金公主的效果,我抽一张卡。设置第三张解放之阿里阿德涅为灵摆刻度,以3至5为刻度,灵摆召唤!从额外卡组中将两只解放之阿里阿德涅直接灵摆召唤至银金公主的连接端。以两只解放之阿里阿德涅为素材,防御表示超量召唤No.41 泥睡魔兽•睡梦貘!之后盖上三张卡,结束回合。”
通过泥睡魔兽与后场的神字辈来达成压制,待到下个回合后再通过手中的资源使用霸王眷龙•凶饿毒复制墓地中异色眼革命龙的效果来达成OTK的直接战术。唐晓澜依赖这近乎阳谋的战术,在侯城中一度战无不胜。
朱凯明看着唐晓澜的场面,用手指扣了扣桌面,轻笑一声:“那么到我了,抽卡。进入主要阶段,发动鹰身女郎的羽毛扫。”
同样是限制卡开局,唐晓澜的脸色变得有些糟糕。他将自己后场的三张卡片全部送入墓地,是两张神之通告与一张墓穴的指名者。


4)

“由于银金公主的效果,当我灵摆区域的卡片被破坏时,我可以抽一张卡。”银金公主的必发效果为唐晓澜止住了损失。
朱凯明早已料到般挠了挠头,接着又从手牌中打出一张卡:“封印之黄金柜发动,从卡组中除外不知火的宫司,两个回合后的准备阶段加入手牌。被除外的宫司以你场上的泥睡魔兽发动效果,将它破坏。”
围观群众中有人轻声地讶异道:“这不愧是职业选手的操作啊……”
王陵感觉自己的表情有点绷不住,手中握有羽毛扫的时候优先给对面选择神之通告不是常识吗。
“接着从卡组顶将十张卡片除外,发动强欲而贪欲之壶,我抽两张卡。之后召唤不知火的隐者,解放自己发动效果,从卡组中特殊召唤齐唱僵尸。舍弃一张手牌,齐唱僵尸以自己为对象发动效果,使它的等级上升1。接着将墓地中马头鬼除外,以墓地中的隐者为对象,将它特殊召唤。以隐者与齐唱僵尸为素材,同调召唤PSY骨架王•欧米伽。进入战斗阶段,骨架王攻击银金公主。”
通过齐唱僵尸与马头鬼的效果进行无比简单的展开,然后就如此进入了战斗阶段。战斗破坏了银金公主后进入主要阶段二,盖上两张卡便结束了回合。
“我的回合,”场面的压力对于唐晓澜来说实在有限,他看着自己的手牌,有信心在这回合之内结束比赛,“抽卡!”
“在你的抽卡阶段,发动大宇宙。”朱凯明也毫不客气地打开了盖卡,对于灵摆卡组来说确实是一张很好的对策。
唐晓澜轻微地哼了一声,仅仅一张大宇宙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阻碍。
“进入主要阶段。”
“在你的准备阶段结束时,使用骨架王的效果,以我被除外的马头鬼为对象,将它送回墓地。”朱凯明也不错过回收自己资源的机会,墓地中只要有马头鬼在,自己下个回合就有机会打出足够的爆发伤害。
“没问题,”唐晓澜扣了扣自己的手牌,这样的场面自己也应对过多次,内心早就清楚应该如何对策,“从手牌中设置霸王门•零为灵摆刻度。”
“骨架王发动效果,将自己与你手牌中一张随机卡片直到下个我的准备阶段一同除外。”
唐晓澜略微皱眉,直接操作道:“连锁发动龙呼相争,从卡组中展示一只龙剑士与一只龙魔王灵摆怪兽给你观看,你从中随机选择一只,我可以将那只怪兽设置为灵摆刻度或特殊召唤、剩下的那只表侧表示加入额外卡组。”
朱凯明点了点头,示意没有连锁请继续操作。唐晓澜展示了龙剑士•卓辉星•灵摆与龙魔王•霸道矢•灵摆,简单切洗一下后交由朱凯明选择,他伸手选择其中一张——唐晓澜思考片刻后将霸道矢•灵摆放置进自己的灵摆区域,而卓辉星•灵摆被加入额外卡组。之后,唐晓澜将自己剩余的三张手牌扣至场上,等待着朱凯明的操作。朱凯明略微讶异了一下,随手指了指其中一张。唐晓澜将那张卡翻开展示,正式异色眼革命龙,与骨架王一同被移至除外区。
这一手点金令围观的群众们纷纷赞叹,而唐晓澜倒是面色不变地继续操作道:“通常召唤救援鼠,将它解放。为你展示额外卡组的卓辉星•灵摆,从卡组将两只卓辉星•灵摆特殊召唤。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效果无效化,结束阶段破坏。以两只卓辉星为素材,Link召唤第二只银金公主。之后,以刻度0至5,从额外卡组灵摆召唤光辉星•灵摆与解放之阿里阿德涅。以这两只怪兽为素材,同调召唤爆龙剑士•点火星•日珥。”
“支付1500生命值,神之通告发动,你的特殊召唤无效并破坏。”直至这时,朱凯明才打开了自己预留的杀手锏。
唐晓澜脸色一变,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时被神字辈如此痛击。在大宇宙存在的状态下,他的灵摆怪兽已经损失颇多,龙剑士中唯一的调整也因此被破坏。无法再度召出卡片进行解场的状况下,这回合已经难以斩杀朱凯明。
“银金公主以灵摆区域的霸道矢•灵摆发动效果,将它破坏,从额外卡组中将宙读之魔术士加入手牌。之后银金公主必发效果C1、宙读C2发动效果,宙读特殊召唤,从卡组中检索一张直接霸道矢•灵摆加入手牌;之后我抽一张卡。”唐晓澜不死心地继续操作道,试图在这回合中再度追加伤害,但抽上来的卡片或许与他而言并无帮助,“进入战斗阶段,银金公主与宙读分别直接攻击。主要阶段二,盖一张卡,结束回合。”
朱凯明看着唐晓澜那张后场,不假思索地宣言进入自己的回合,抽卡后直接进入了准备阶段。
“准备阶段,骨架王由于自身效果回到场上。进入主要阶段,马头鬼除外自己,以墓地中隐者为对象发动效果,将它特殊召唤。隐者将自己解放发动效果,从卡组中特殊召唤第二只齐唱僵尸。之后直接被除外的隐者以被除外的宫司发动效果,将它特殊召唤。以宫司与齐唱僵尸为素材,连接召唤水晶机巧•继承玻纤。”
“支付一半生命值,神之宣告!”深知继承玻纤后便可能是无尽的展开,唐晓澜还是果断地选择了从继承玻纤开始叫停。没有检索到的神之宣告晚了一回合上手,在此刻作用已是尴尬至极。
“作为素材的宫司被除外后以你场上的宙读发动效果,将它破坏。”神之宣告也无法阻挡朱凯明持续地拆掉唐晓澜的场面,此刻的朱凯明侵略如火,“召唤不知火的宫司,召唤成功时宫司发动效果,从手牌中特殊召唤不知火的武士。以宫司与武士为素材,超量召唤No.39 希望皇•霍普。”
希望皇出场,基本上就预示着下一步便是电光皇的爆发。发动过一次神之宣告后所剩的生命值,压根不够两只大哥两脚的份儿。唐晓澜也明白自己已经被叫杀,果断地交牌投降。
——不过如此吗?
王陵的第一感觉,靠着强大的羽毛扫才达成了轻而易举地过场反压制,同时也是唐晓澜的关键卡片被连续地叫停才成功地做到了斩杀。
朱凯明主动地伸出手,和唐晓澜用力地握手。随后唐晓澜从自己的卡组中翻出了三张灰流丽,双手递给朱凯明请他给自己签名。朱凯明早已见惯这种场面,旁边的助理为他递上专用的签名笔,他褪开灰流丽的卡套与卡封后熟练地签下自己的名字与决斗者编号。围观的牌手们在助理的带头下,纷纷鼓起掌来。
很快又有一名在侯城不甚出彩的决斗者挤上前去,想与传说中的决斗者一较高低。
看过一遍后很快陷入无聊,就在王陵开始认真地考虑要不要换家牌店找个人安安静静地打牌的时候,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5)

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王陵猛地扭头看去,发现正是李路回。他叼着一根没点着的香烟,换了一副全新的细银框的眼镜,上半身一套干练的条纹衬衫,下半身西式长裤,身旁挎着一个精致的棕色小皮包,看样子是上半上到一半临时过来的。
“哇,你这……”王陵故作惊讶地咧了咧嘴,“我刚才看背影都没认出来是你。”
“扯吧,”李路回撇撇嘴,压低了声音说道,“侯城牌圈哪有比我高的。”
李路回的声音有些沙哑,王陵这才感觉到尽管打扮得有模有样,但李路回的精神状态却有些糟糕。逆着光线看着李路回的脸,他的脸色有些昏暗,带着重重的黑眼圈和很明显的胡茬,像个包宿打了一夜游戏的学生。
“你这是包完夜来的?”王陵问了下。
“包个屁的夜,我这两天天天加班到三点,睡到七点还得起来接着忙,都要死了。今天总算完事了,我过来打会儿牌下午回去补觉,周末去看现场比赛。”
王陵和李路回两人边说边找了个在不影响别人看朱凯明打牌的地方坐下,继续小声交谈。
“别光说我,你怎么今天过来了,”李路回打了个呵欠,把叼着的那根烟捏着搓来搓去,店里禁止抽烟让他有些提不起精神,“得有段日子没看着你了,最近忙啥呢?”
王陵挠了挠头,如实答道:“找了个兼(此处还在被莫名屏蔽)职,头一个月在试用期,忙活得不行。这个月刚转正了。”
“这样,那加油,有啥事儿需要帮忙的跟哥说一声就行。”李路回一边说着一边掏出卡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这也正中王陵下怀,他笑了笑,也将自己最近修改过的构筑拿出。
李路回掏出了欧洲赛限定的骰子,骰出一个3后递给王陵。王陵掂量着这价格不菲的骰子,再度在心里感叹道到有钱确实是一件好事,伸手一甩,骰出了6。不过王陵想了想之后,却选择了由自己拿下后手。
“这也太客气了,”李路回嘿嘿地笑了笑,抓出五张卡片,“发动闪刀启动-交闪,从卡组中检索闪刀空域-零区。发动闪刀空域,召唤闪刀姬-零衣。空域以零衣为对象发动效果,零衣C2解放自己发动效果。”
“C3,增殖的G。”看到交闪检索了闪刀空域,王陵就准备好了把手里的蟑螂丢给这套COMBO。
“灰了。”李路回C4也丢出强力卡片,和王陵互相做了交换。
“C5连锁,PSY骨架驱动装置•伽马。”王陵再展示了手牌中的骨架头,李路回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卡组啊。”李路回撇了撇嘴,有些不快地问道。
“还是影依啊,”王陵笑笑,回答道,“不过构筑风格跟之前不太一样了。”
“完全看不懂,”李路回哼了哼,手中已经没有可以反制PSY骨架驱动装置的手段的他只能乖乖让王陵把卡差赚回来,“处理零衣的效果,特殊召唤闪刀姬-燎里。再结算空域的效果,翻三张——”
闪刀姬-大黄蜂浮游单元、闪刀姬-黑寡妇抓锚、闪刀机关-多任务战刀姬。
我可——王陵咽下了爆粗口的冲动,屋里毕竟还有许多安静围观着朱凯明的牌手,不想打扰到他们。
“那就拿跳楼机吧,”李路回选择了闪刀机关加入手牌,之后另开连锁,“另开连锁处理燎里的效果,从墓地中回收交闪加入手牌。之后以燎里为素材,连接召唤闪刀姬-雫空。发动跳楼机、盖一张卡。之后进入结束阶段,优先处理雫空的效果,从卡组中检索黑寡妇抓锚加入手牌。处理结束后以雫空为对象发动寡妇锚。之后再处理闪刀机关的效果,从墓地中将寡妇锚盖在我的后场。结束回合。”
除外了留场的PSY骨架驱动者和骨架驱动装置,手牌里剩下的一张骨架驱动装置便变成了废件。李路回盖了一张后场一张寡妇锚,手牌已知还有交闪。未知的手牌有一张,看起来不是解场卡片可能就是其他手坑。
王陵默算着对面的手牌情报,尝试着学习一些进阶牌手的思路来分析对局。
“抽卡,在抽卡阶段舍弃一张手牌,以你的两张盖卡为对象发动双龙卷。”
李路回挠了挠头,选择以自己的雫空为对象连锁发动寡妇锚。
被破坏的两张卡片都是寡妇锚,那明摆着是想在结算阶段使用闪刀机关的效果再回收一张寡妇锚来作为返场的资本,王陵稍加思索后便做出了选择:“进入主要阶段,发动影依融合。”

在文后吐槽:最近学习压力实在太大,夏天困乏,每天回家之后只想趴在床上睡觉,耽误了码字实在不好意思。
八月尽量不偷懒(嗯尽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Nw壬天堂世界 ( 京ICP备05022083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1397号 )

GMT+8, 2019-10-18 11:47 , Processed in 0.361975 second(s), 2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